<li id="ky3uh"><ins id="ky3uh"></ins></li>
<div id="ky3uh"></div>
<dl id="ky3uh"><menu id="ky3uh"></menu></dl>
<progress id="ky3uh"><tr id="ky3uh"><object id="ky3uh"></object></tr></progress><div id="ky3uh"><tr id="ky3uh"></tr></div>
<dl id="ky3uh"></dl>
  • 企業文化
    首頁
    >企業文化>企業文苑

    “父母在,不遠游”觀念變了

    作者:汪洋 時間:2018-09-21 瀏覽次數: ?【字體:

    上個月休假回家,坐了七個小時高鐵回到距單位2300公里的家。到家后笑著給媽說,你們怎么這么狠心,舍得讓我跑那么遠的地方去工作,你們也一點都不擔心怕我丟了。

    媽一臉不在乎的回到,“早上坐飛機,你都能趕上家里的午飯,也不遠啊。況且每天都在視頻里見你,天天都快看煩了,看把你說的可憐的。”

    “你現在在外地工作你爸媽都支持,而在我那年代,我最終還是妥協留在了家”。在我家吃團圓飯的姑姑借著興,給大家我分享了她在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在外打工的經歷。

    我們家有個公開的秘密,姑姑也從不介意,那就是“姑姑是一筐饅頭換來的”,但這并不代表她在我們家不受寵愛,恰恰成了家里的寶貝疙瘩。媽媽也適時插嘴,“我一同學有七個姐,幸好生了他這個男孩,要不可能還會生。這在那個“養兒防老”的重男輕女年代,你姑姑不能不說是個奇跡。”

    別人家重男輕女,到我奶奶跟前,偏偏就顛倒了。生了三個,三個都是男孩,奶奶越生越沒底,畢竟孩子多了負擔自然就重。正好有家人生了女兒,人家不想養,就差遺棄,我奶奶就跑了幾十里山路,托著一框子饅頭,換回了她心心念的女兒,我也就多了個姑姑。

    因為有“一家獨大”的奶奶疼,所以姑姑小時候的愿望,在全家人的疼愛下都會實現。1995年成年的她,突然拒絕了繼續讀書,“要出去闖一闖,一定要去首都北京”。奶奶最遠只去過幾十公里外的市區,1600公里的路程她想象不來,她慌亂了,她怕了。于是她決絕的拒絕了姑姑。一場為時幾個月之久的“去與不去”的拉鋸戰就這樣開始了。可這場拉鋸戰最終以奶奶輸掉而告終。“因為我使出必殺技,一哭二鬧,就那樣在家里折騰了幾個月,你奶奶也哭,可最終‘敗’給了我,我還是去了北京”。

    “我也是從家里出來,才知道課本里的北京是那么遠,在跌跌撞撞的人群與哐哐的火車聲中走了近三天才到”。“出去后才發現,家是割舍不掉的鄉愁,每隔一個月和你奶奶打電話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刻”。

    姑姑出去打工的第二年,我們鎮有了第一臺電話,距離我們家整整一公里,姑姑電話來了,看管電話的人就會跑到我們家喊奶奶“你家姑娘又來電話了”,于是奶奶顧不上取下胸前做飯的護巾,也管不了上面粘著的面粉,一路小跑到電話亭。其實,他們在電話里一般也說不了幾句話,大多數時間都是兩邊對著哭了。

    姑姑出去工作了三年,也就離開家整整三年。三年,姑姑都不知道我長那么快,以至于回來給我買的鞋子,我死活穿不上,只能“望鞋興嘆”;三年,奶奶也不知道姑姑從120斤的小胖子變成了一百斤剛過的大美女,奶奶一個勁的哭著說是姑姑在外沒吃好餓瘦了;三年,屁大點的我才知道姑姑不是消失了。

    后來姑姑又要去北京,可奶奶這次再沒隨了姑姑的心愿,她受不了見不到她心心念的寶貝女。雙方都妥協,于是姑姑在幾十公里外的市區,學了當時最熱門的計算機。

    雖然姑姑知道在北京就業前景更好,但在那個年代,聯系姑姑和家的就是一個有延遲的電話號碼,還有坐三天才能回得了的家,她也無奈。改革開放短短四十年,很多東西都在潛移默化中改變,“父母在,不遠游”,在我和姑姑、媽媽和奶奶兩代人身上都變了,也只能感恩,現在的我趕上了個好時代!

    集團簡介
    聯系我們

    官方微博

    官方微信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1选五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