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ky3uh"><ins id="ky3uh"></ins></li>
<div id="ky3uh"></div>
<dl id="ky3uh"><menu id="ky3uh"></menu></dl>
<progress id="ky3uh"><tr id="ky3uh"><object id="ky3uh"></object></tr></progress><div id="ky3uh"><tr id="ky3uh"></tr></div>
<dl id="ky3uh"></dl>
  • 企業文化
    首頁
    >企業文化>企業文苑

    春心

    作者:曾慶杰 時間:2018-09-20 瀏覽次數: ?【字體:

    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、點點滴滴。

    拉出這樣一種布景,只是想借用它的梧桐,它的細雨,它的梧桐雨。至于愁思,這里我不想抽取,以免麻痹心緒。

    現在這時節正是梧桐葉落,細雨綿綿,香山是紅著了,可枯萎仍舊讓人不解今秋的風情,使人頓生憐心。

    我在這兒耘筆,盼望的是冬至,不遠便又春分,繼而悠悠著,回腸在夏至未至的感慨里。忽想起春,在七八年前也還是那樣深刻的,只是彼時常伴左右的梧桐,此刻銷匿了形跡,教我察不出一絲清新的樹木香氣。

    如果他們還在的話,是挺立在揮手醫院的大院里,每年春都將它們喚醒,我聽見了巨人般沉重的呼吸。若得一卷風來——夾雜著中藥安神的氣息,也偶爾聽見叔叔扣響青綠的銅鼻。艷陽在樹影中錯落的斑駁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具象的春光。那是確確實實的光。投射在暗褐的泥土上,懶懶散散照亮一列列匆忙的螞蟻。抬頭,樹兒抖動著碧綠的鮮葉,交換著舒展的喜悅,它們在空中擁抱著、親吻著,都染上了一身暖暖春光。

    那是有生命的光與影,也只有活著的光與影才不會掩映起綽約的明和暗。

    虛榮是年月的外套,浮華糾纏而成衣,人一旦著起,便無力在人前從容褪去。慶幸的是可以拚命哭嚷著“身不由己”,而不幸是逢迎叫囂著“心有幾斤?”我們都身陷泥淖,終于會在各色的際遇里呈現不同的姿態,留下不同的光影,成了自己的寫照,劃出命運的痕跡。

    也許是那最初的光影在逃脫遙遠時間的禁錮,一路風雨來到我的腦海時,被洗盡了苦難,終余下輝煌,讓我心神搖曳。而那從苦痛中掙出的輝煌,也隱隱像是戈月的名伶,在戰火四起時打了包袱,穿行在生死界線,唱一句“子規聲里雨如煙”——沙入眼、惹人憐。

    等一等,再等一等,容我平靜一下心情。

    我不能抱著輝煌去幻想明日的異彩啊!罷了吧,罷了,只要春光在心底不住流淌,時刻滋養著動情的肺腑,那明媚的往事權當作初臨人世的漣漪唄!不大的漣漪環抱開來,久久注目著起始的驚悸,遠遠作著呼喚的波瀾。

    我不表態物是人非的場景,我只掂量輕重自主的心情。我熱愛每一種顏色,我享受每一種天氣,我一心溫婉來面對種種,我稍顯遲鈍的感受不求茍同。我是最堅強的人,可我總流最脆弱的淚。我是最無情的人,可我總有最柔軟的傷悲。

    秋景入簾,春心總是竊竊;欲望騷動,懷念總在虛無間。

    誰曾托山嵐寄來錦書?書中寫著某人某年某時節——蒲草輕擺著綠蔭,香茗淡熏著風鈴,田野間梔香飄溢,岸畔里蘭草漸青。書中寫著或痛或念或雜緒——翹首盼君自酌著,歸期無定羞罵著,紅絲怨念著,轉身低泣著。

    一轉身,目光不及舊物了,再無可知簾外又是何人。何人默默彳 亍在梧桐的光影里,擁其面容,柔有其身段。

    一轉身,襲來一陣清新的樹木香氣。

    格一竹可以得高風亮節之秉性,念一人可以使潛思幽感縈于心。看得多了,或許也就慢慢懂了,間或困頓了,人也可從容應付了。

    成長是一場漫漫長的春,是一次緩緩散的席,而成長又在匆匆間漸臻離境——沒有人為此歡呼,卻有人因此改變。我和誰在一起安靜著,當年的光影始終浮動著,從未有綽約的明暗來攪擾清澈的春心。

    集團簡介
    聯系我們

    官方微博

    官方微信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1选五玩法